8. 我的眼科醫生說這套療法似乎沒有科學根據?

美國驗光師協會,經由科學的實驗和研究,,已可證實其功效,並出版了一份專題報告,來支持視力訓練課程的功效。可是傳統的眼科醫學學院派就沒那麼支持視。在他們的想法中,學習障礙和視力障礙都是無法以鍛鍊改善的。其實單憑常識就可理解視力訓練的效果。全球數以萬計的學員,也都是最好的證人。

 事實上,與視力訓練最攸關的兩個行業應該就是眼科醫生和驗光配鏡師(眼鏡行)。可惜在這兩種專業領域的人士,由於所接受的教育典範的限制,通常對視力訓練無法心領神會。不過,版主最進接觸到的上述兩種專業人士中,有些人的心態已逐漸解凍,局部接受此種自然療法。

 在他們的專業領域中,最常接受的語言是:眼球運動(兒童班)與能量醫學(普通班)。同樣主張視力鍛鍊的美國眼科醫師威廉貝茲(William Bates 1860-1931),就是用類似的鍛鍊方式(稱為貝茲法,或Bates Method),將紐約的孩童視力降低了約85%。貝茲醫師的成就和理論,已被載入台灣的醫學院的大一眼科學的教科書中。所以,我們可以樂觀的預期:眼科醫師和眼鏡行這兩個主流行業,應該會逐漸接這討套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