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輪迴

以下幾個心得,和大家分享。讀完此文,你再點選本網站上的每個區塊,就比較容易深入瞭解此課程的效果、限制和捷徑 。

1. 這套保眼功法,真的十分有用!但是…

健身中心的瘦身韻律操有沒有用?關鍵在於你有多堅持。根據近百位和我保持直接聯繫的家長和學員的回饋,Leo的課程 有用的程度和你或孩子花在練習上的時間,以及認真程度,恰成正比。如果你和孩子是屬於三分鐘熱度那一型的,建議先做好心理建設,再來上課。當然這套功法,和進健身房不同,一點也不累,甚至還蠻好玩的。親子同做,尤有樂趣。但是在調整的過程中,孩子也可能偶有無聊煩悶之感。此時你的鼓勵和堅持,正是成功關鍵因素。

2. 孩子能自動自發最好,但是…

孩子很少能主動練習,總是需要父母在旁督促。爸媽企圖以道德勸說(戴眼鏡不美觀、不方便、太花錢;將來四眼田雞嫁 不掉;將來1000度甚至會瞎掉…)來喚起他們的自覺心,是完全無效的。你必須要建立一套孩子能認同的獎勵機制,讓孩子在度數調整的過程中享受到『孩子所定義的』好處。

2007年我兒子宏愷的近視度數,就像坐電梯般,上上下下。這次媽媽帶他搬回台灣唸小學三年級,九月底下飛機的第三天,我帶他到高雄的眼科去驗度數,差點昏倒….兩眼近視分別是375和400度,還有輕微的散光。接下來,各種Leo傳授的功法(繩索練習、掌療、視力表練習、小丑圖、來來去去、眼睛三溫暖、頭臉指壓、約翰韋恩的晃動…),變成每天親子活動的重點。他現在雙眼度數都已降到175度。功臣除了電影、冰淇淋、迪士尼公仔外,還有每天和他耍寶的爸爸和威脅利誘的媽媽。

3. 把視力鍛鍊融入生活與工作

由於頻繁的練習操作,並與大量學員接觸,我對於這套功法成功的關鍵因素有些體會,和各位分享如下:

a. 眼睛能量的補充極為重要。每天至少早中晚要各做頭臉十步驟指壓按摩一回,每回僅花兩分鐘。可利用坐車、等飯、無聊、休息等零碎時間為之。

b. 把上課發的視力表貼在全家光線最佳,而且每天必經之處,並清楚標示 1、2、3米距離。每次經過時,摘下眼鏡,花10秒鐘掃瞄所能看清的最下一行。再花10秒鐘挑戰模糊的那行。你會發覺:每降一行,成就感都不可名狀。

c. 日療、掌療等可因地制宜,每天從事次5-10次。日療要在陽光夠強時為之,掌療則務必要搓到微燙,如此能量強度才夠。

d. 調整散光的西藏輪圖由於攜帶不易,可使用時鐘法,此法是我數年前為求方便,體悟所得。經向Leo報告,現已列入其標準教材中。練習此法最好坐著,避免暈眩。順、逆時鐘各一圈,然後至少兩小時後才能再做下一次。訣竅是每將眼睛掃向一個方向時,明明已經到底了,還要再稍微瞪一下。

e. 冥想色療法(氣療)境界很高,雖然不易掌握要領,但卻是效果最佳的練習。一開始不容易觀想到顏色,可先利用各種鮮豔的色紙,觀想前盯著看幾秒鐘,在視覺暫留作用下觀想。久而久之,一閉眼,想看什麼顏色,就看什麼顏色。

4. 眼科醫師和眼鏡行都反對眼睛的自然療法嗎?

我在Leo的大作中和上課時,所得到的印象是:這套保眼自然療法,普遍被眼科醫師、驗光師和配鏡師等正統專業眼睛保 健人士所排斥甚至抵制。然而,我們在溫哥華就有一位學員是來自台灣而在列治文開業甚久的眼鏡行老闆;Leo在英國也教過一位醫學系的資深眼科教授。他們都能接受這套課程的方法。

最近,我到台中商請一位博士班同學(現為靜宜大學教授)的先生(台中著名眼科醫師),為Leo大作『恢復視力的自然療 法』中譯版寫序。他讀了幾頁,就離座到書架上找出大一『眼科學』教科書。他直接翻到最後一章,指點我Leo於課程中所採行的『貝茲法』,早已收入正統眼科 養成教育的教材中。

5. 建立視力改善的基本輪迴

雖然有些抽象,但還是要記取『信仰─鍛鍊─能量─觀想』這套Leo一上課就揭示的輪迴。

a.『信仰』指的是相信你自己的眼光與判斷,相信這套功法的威力。

b.『鍛鍊』指的是較踏實地,認真的練習老師所傳授的各種保眼動作。

c.『能量』指的是日照、掌療與各種顏色變化的氣療。

d.『觀想』指的是正視視覺中的想像和記憶因素,觀想和放鬆是視覺改善過程中極為重要的部分。

6. 宗教信仰對課程效果的的影響

在兒童班,這完全不是問題。但在普通班,由於氣療的動作和觀想的形式,偶而會給人一點宗教的聯想。這對沒有宗教信仰,或有某些宗教信仰(佛教、回教等)的學員,完全不成問題。然而,對基督徒和天主教徒而言,其反應卻很兩極化。尤其,對調整散光最有力的西藏輪圖 ,其外型的確就是喇嘛手持法器的俯視圖。Leo 老師本身不是教徒,也在課程中一再強調這個課程與宗教完全無關。我們遇見的基督徒和天主教徒絕大多數也都學的津津有味,但仍偶爾見到有些學員沒能消除其疑慮。

有趣的是,任職台電的蔡春明先生,就是虔誠的基督徒,星期天的課程還請假半天去上教堂。他曾投書網站,將其進步 情形一五一十提出報告。他除了感激Leo 老師的教導外,也說明對他進步最大的功臣就是路丁噴劑和氣療法。他甚至專程在2006年2月11日到台北普通班來向Leo道謝,並花了十分鐘現身說法,向所有學員報告其上課前後的視力比較,引起很大的迴響。